天下游戏上分微信号_11天20亿票房,《八佰》回本了,华谊回血了吗?

      票房市场上,《八佰》没有让人失望。截至写稿时间,《八佰》上映11天,累计票房超过20亿,上映至今除了七夕档(8月25日)当天让位给爱情片《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其它时间一直保持票房领跑,单日票房维持在1亿以上。

《八佰》对电影大盘的提振作用也是显而易见。上周(8月24日-30日)电影观影人次累计超过了4680万,影院复工至今累计超过1亿人进入影院观影,这其中《八佰》一部电影拉动了一半左右的观众,而单日电影大盘也从此前千万级别上升至亿级关口。

那么从资本层面来看,《八佰》表现如何?猫眼数据显示,《八佰》片方分账票房已经超过了7亿,这意味着《八佰》已经收回了成本。于是更加核心的问题浮出水面,《八佰》收回了成本,作为主要出品发行方的华谊兄弟回血复活了吗?

华谊现实里的状况,或许没有比电影温情多少。根据华谊2020年半年报,华谊2020年上半年营收达到3.2亿元,同比下降69.88%,归属公司股东净利润虽然较去年同期有所增长,但是依旧处在亏损状,亏损至2.31亿元。

《八佰》电影里幻想中的赵子龙单枪匹马冲向了敌军,观众眼眶发热,是知道这个充斥着英雄主义的梦境,结局并不圆满。

《八佰》20亿门槛已过,

电影市场前路几许?

现在《八佰》的票房已经突破20亿,行业内开始预测《八佰》的总票房最终将达到多少。猫眼对《八佰》总票房预测达到27.43亿,灯塔上媒体对其总票房最高预测为25亿,虽然此前舆论市场有声音认为《八佰》票房或将达到30亿,但是票房是一门玄学,行业并不敢太过笃定。

这种犹疑是可以理解的。目前电影市场上只有《八佰》一部大体量国产影片,同时口碑完成发酵(豆瓣评分7.7分、猫眼9.2分、淘票票9.1分),院线给这位首个下场的“救市英雄”安排了足够的空间。《八佰》上映至今,除了七夕档配合市场上的爱情氛围让出了部分排片空间,其它时间《八佰》的排片占比几乎都在50%左右,最高达到60.23%,而足够的排片也让《八佰》尽可能的覆盖更多电影观众。

虽然电影市场上也有《我在时间尽头等你》《荞麦疯长》《小妇人》《1/2的魔法》等电影入场,但是要么内容题材相对垂直,要么影片已经在海外市场提前放映,并未对市场产生实质性的冲击。这意味着,现阶段,如果观众想进入影院观看一部口碑新片,《八佰》是唯一选择。

只是这种唯一性并不会持续太久。9月份电影市场已经有了更多选择,如定档9月4日的好莱坞大片《信条》,是真正意义上第一部2020年进入国产电影市场的海外新片,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电影才宣布引进国内,就已经引起影迷狂欢。《八佰》将受到的影响不难预计。

值得关注的是,《八佰》的拉动效应之下,国内电影市场是否真正回暖?目前9月电影市场上除了《八佰》,仍旧没有大体量国产片入场,已经定档只有《通往春天的列车》《麦路人》《我的女友是机器人》等小体量电影,国产大片将真正的战场放在了国庆档,9月掌管大局的是《信条》《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等进口片。

而国内电影市场以进口片带动票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就算是备受瞩目的《信条》,其猫眼想看人数仅4.5万,与《八佰》《夺冠》《姜子牙》等国产大片相去甚远。以目前9月的片单来看,9月份国产片依旧处在断档状态,《八佰》票房长尾效应能延续多久不能确定,而《八佰》拉起的大盘热度能否燃烧到国庆档,也依旧需要观察。

华谊2020年亏损收窄,

一部《八佰》,巨头能否重生?

同样需要观察的还有华谊兄弟。前几日华谊兄弟对外公布了《八佰》的预计收入公告,截至2020年8月25日,《八佰》累计票房收入超过11.55亿元,华谊来源于该影片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2.05亿元-2.45亿元。由此估算,华谊在《八佰》的分账比例在17.75%—21.21%之间。

按照此比例计算,如果《八佰》票房达到30亿,那么华谊将获得的收入为5.32亿元-6.36亿元之间。这当然是一个好消息,但是还不足以解决华谊的困境。

根据华谊2020年半年报,华谊兄弟影视娱乐、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等业务,受疫情影响大部分处在大幅下滑状态——影视娱乐业务收入达到2.75亿元,同比下滑73.18%;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收入达到993.23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5.97%;互联网娱乐业务收入达到3556.32万元,同比增长101.51%——这种情况在今年影视公司大多入不敷出的大环境下,并不让人意外。

真正让人忧虑的是华谊近几年无法摆脱的亏损和不断累计的资金负债

2018年华谊上市后首亏10.93亿元,2019年情况没有好转,华谊再次亏损39.63亿元,一时之间华谊卖画卖房、股权质押、出售旗下业务、银行借贷等寻求资金的消息不绝于耳。今年上半年华谊再次亏损2.31亿元,亏损收窄39.31%,但已经连续两年亏损,2020年已经到了9月份,今年是否能够摆脱亏损,留给华谊的时间并不多。

另一方面,华谊的负债问题像一个填不满的黑洞。近三年,华谊的负债率逐年攀升,2017年-2019年分别达到47.64%、48.01%和54.51%,华谊的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合计分别是28亿元、17亿元和28亿元。2020年上半年华谊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合计超过30亿元,资产负债率依旧超过了54%。

今年上半年电影行业停摆,华谊几次对外求助缓解资金窘境。1月华谊以《八佰》的账款为抵押,获得了7亿元民生银行综合授信;4月,华谊从阿里影业、腾讯等获得的22.9亿定增;6月,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2.2亿港元卖房“救市”;7月,华谊与招商银行合作获得15亿授信……但是外援助力并不能解决实质问题,华谊兄弟的资金状况依旧窘迫。

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57亿元,同比上年减少73.94%。截至6月,华谊兄弟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3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75亿元,以目前的货币资金显然无法覆盖一年内需偿还的短期债务。

一部《八佰》救不了华谊,它只是给了华谊希望。就像《八佰》里这场孤绝的仓库守卫战,牺牲和坚持并不能得到胜利,但能为整个民族换来一丝希望与可能。目前华谊2020年手里还储存着《温暖的抱抱》《一直游到海水变蓝》《侍神令》等项目,这些电影之后能否顺利上映获得票房市场的认可,关系着此后华谊的命运。

【本文作者何西窗,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